a long way to go

D73

这一年回到校园
睡眠状况依然惨不忍睹

自己的宿舍住着熬夜玩游戏看综艺的人
动作大声音响而且毫不自知
手机灯光台灯灯光照得我夜不能寐
还不喜欢开窗
无论冬夏都要把门窗关得紧紧
她们都不搞卫生
房间里一股仓库的味道还缺氧
耳塞眼罩和床帘加湿器全部都上了
依然难以承受
找工作体检有一次因为心电图fail了
谁能体会有多心酸
怀孕生子一年多没有睡过安稳觉
会到学校依然
医生问我是不是生病了
还问我是不是经常熬夜
我说我失眠
她说你这还不是一天两天能造成的
真的太惨了
我说到这只想哭

涛哥宿舍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积灰的行李一大堆
我不说不收拾
快递盒子都堆着
涛哥但是拖地拖得很勤快
二楼水房外空气也好不到哪儿去
因为门关不严实
也要把窗关得紧紧的
不然对流门就一直响得睡不着
关键是得两个人挤九十公分的床
每次我说挤
涛哥还不高兴
不过去住
又不高兴

太惨了
失眠带来的痛苦和煎熬
每天都心态爆炸
努力劝慰自己是个文明人
不能打室友不能发脾气不能说脏话
真是苦得一笔
每天都希望坏人能爆炸了
我回到广州住在自己家里
一大把的辛酸泪
让爸妈知道该有多心疼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