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ng way to go

D36

同样是二十六个字母
不同的键盘布局会有些微的差异
别看这几毫米
就能让你总打错字
它让你养成习惯
又让你为习惯付出代价
我们被异化的还少吗
只不过又一次成为品牌差异和用户黏性的被试而已

今天突然想起
高考前的春天
接二连三地肠胃炎发烧
有一次胃痛得太难受
晚自习向班主任请了假
他借给我一百元
同桌陪着我去三院
挂号排队看病打针
当时师大的心理学师姐当我的辅导
我给她发短信时快哭了
她买了一大袋苹果
十来二十分钟
直接到输液室里来了
到医院的时候正好是妈妈下班到家的点
她饭还没吃马上坐车过来
当时爸爸还要上夜班
让同桌回去晚自习了
梦佳姐一直陪着我等妈妈来

现在回头一看
距离我进华附已经快十年了
十五到二十五岁
就这么一晃
晃得我都记不清那些煎熬的难受的
我的高中

我人生的转折点

我的妈妈
在那个晚上
见到医院里脸色苍白的我
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呢
我想我作为母亲来说
远没有她做得好
也远没有她那么坚强吧
记得当时产房里外的人们
都说我这个临盆的产妇娇气 

对疼痛和疾病的反应
是我最后一道
一点也不想掩饰的底线
这么多年过去了
强或者弱
做得好与不好
在意的人也没有几个
成功与否这个问题本身受人诟病
所以朝着最质朴而最艰难的愿望
平白地直接地与焦虑和煎熬相处吧

评论 ( 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