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ng way to go

D184

北京进入最美的秋季了
天空很高很蓝

早上遇到一个老婆婆
穿着深深浅浅的蓝色棉布外套和裤子
打了一大盆的包子
用塑料袋裹着准备带回家
一个人坐一张桌
就着一碗稀饭
吃包子
她鼻子很挺
下巴兜兜的
双眼皮很清晰
耳朵两旁花白的头发垂到肩膀
脑袋后面的稍微短些
出门前应该有认真地梳过
感觉年轻时候是个十分有气质的美人

她很努力地就着稀饭吃包子
我才发现
或许是牙都掉光了
吃完了一个
她拿出了剪刀
把另一个包子剪成小块儿
放到稀饭里
完成这一道工序
她很满意地把剪刀凑到嘴边
伸出舌头舔了舔剪刀刃上的包子汁
觉得很美味
又舔了舔
好几下以后
确认刀刃已经干净了
又拿出纸巾
使劲地擦了擦
才收了起来

她继续努力地吃包子了
或许是发现了我的目光
她开始摇摆膝盖
想用轻松化解一下对视的尴尬
我赶紧低下头
努力地喝我碗里的豆浆

突然之间
在难得的明媚的早上
我恐惧衰老恐惧得脊背发凉
因为墩子的新生
快要忘记衰老了
大自然的新陈代谢
是多么难以抗拒的旨意

那么我们每天追求渴望的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儿
明明到了某一天
它们全都会失去色彩的

可是现在的我
还是要去面对这些表面
只能暂且将内里放在一边吧
如果可以忘掉渴望就好了

评论
热度 ( 3 )
  1. 簇曲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